員工天地-陝西美国发布站_美国发布站最新版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員工天地
宋曉妮散文《父親》
時間:2019-07-31點擊量:770 單位:化工分公司 作者:宋曉妮 文章字符數: 1750 分享到:

父愛如山,深沉似海,那是我寫不出來的。我查遍了整個字典也找不到一個形容詞來讚頌他,我隻能用苯拙的筆跡去刻畫一個平凡而又偉大的父親。

1996年,我10歲,父親42歲。也就是這個年份將我們一家從一個安逸的生活中過度到一個極為貧窮的地步。誰也不曾想到父親那年做生意會賠,而且賠進去40多萬。使人難以接受的一個天文數字在一刹那見猶如一座大山似的壓在一個普通且毫無準備的農民身上。在一夜之間,父親的頭發由黑變白,人一下子蒼老了許多。40多萬對於一個沒有固定收入的農民來說是何等的可怕。所有的人幾乎沒有人認識我們這家人了,人們見了我們像躲瘟疫似的躲著我們,因為他們怕受到牽連。年底了,家裏能被拉走的東西早以被拉光了,生計都成了問題。可身欠巨款的父親仍沒有忘記從“牙縫”中為他的女兒“擠”出一套新衣服。大年三十,當別的家庭都沉膩在歡聲笑語中時,家裏卻被討債的圍了一圈,什麽難聽的話都有。我當時被驚嚇的不知所措哇哇大哭起來,父親蹲下用力握緊了我的手,嘴唇微微的動了一下卻什麽也沒說,淚卻從他的眼角滑落……在那個最艱難的年月裏,父親並沒有倒下,而是堅強的挺了過來。他不敢倒下,因為他肩上的擔子太沉、太沉。他不僅要扮演好一個兒子的角色,而且要扮演好一個好丈夫、一個好父親的角色。1996年,永遠的1996年刻在了我心裏。我不會忘記在那艱難的日子裏身欠巨款的父親辦置的唯一年貨:一件給女兒的新衣服。更不會忘記我堅強的父親眼角滑落的淚。

最艱難的歲月裏,一個平凡而普通的農民父親硬是咬著牙、挺著身子將我們全家慢慢的帶離了苦海。

2006年,我20歲,父親52歲。負債早已還清,家中的日子在父親忙碌的奔波中有了很大的變化。我不知在這十年的歲月了,父親在商場中灑下了多少辛酸的汗水,挺過多少苦難的日子。隻是清楚的記得在這十年中,我和父親同餐的次數可以數得清,話也少的可憐。總是自私的以為習慣了忙碌的父親,早已忘記了應該給我的父愛,自然父女間的感情也淡了許多。他常常離家半個月我也不會想起他,隻是口袋沒錢了,才會將他記起。

2006年,父親將生意地點遷至隴縣。國慶節時,因人手不夠,父親讓我過去幫幾天忙。說好他騎車帶我去的,可那天早晨天卻陰了下來,父親也突然的改變了注意。他讓我坐車去,他說下午再去。我雖然是一百個不樂意,但還是跟他去了車站……車行至千陽嶺附近,下起了大雨。我實在悶的慌,便挪到靠窗的位置。透過玻璃向下不經意的看了一眼,卻嚇得我心差點跳出來。車原來一直在繞山走,在不到五米寬的泥沙路上,一邊靠山,一邊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穀。我坐在隻有四個人的空車上,隻覺得喘氣都難。因為一直在上坡,車行的很慢。可我卻怕的要死,腦中不停的出現各種各樣的想法。突然間,司機來了句:“不要命了,大雨天在這騎車。”我隨著司機的罵聲很不經意的向後看了一眼,從眼角的餘光中覺得那個騎車的人有點熟悉,但我根本沒時間去想那個人。我此刻隻盼著車早點駛出這鬼地方。在驚慌與擔心中,車終於駛向了平坦大道。而此刻我的心裏也踏實了許多。看到大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時,我突然想起了那個餘光中熟悉的騎車人。我忙奔到最後一排跪在座位上向後看,那個和車保持一定距離的人竟然是父親。當時隻覺得有一盆冷水從頭上澆下來,全身冷的打顫。想喊,卻喊不來,嗓子好象有什麽東西被堵住了。看著雨中騎車的父親,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那是在我心中堆積已久的情感發酵出來的酸楚和苦澀,深深的刺痛了我自私而又柔軟的心。父親明知下雨,卻還跟在車後;父親明知有危險,卻還要跟在車後;父親明知路滑,卻還是跟在車後……原因隻有他這個自私的女兒知道,因為他心中放心不下我。我在他的心中永遠也長不大,他是我的守護神。而我,他的女兒正是他要守護的那個小天使。而此刻雨中的父親卻不知,當他擔心他的女兒有危險時,他坐在車中的女兒卻從沒想過他的父親,隻是一味自私的為自己的安危著想……

父愛,平凡中孕育著偉大,簡單裏透露著深情,默默間卻充滿著熱情。相信在這個世界中我會遇到數不清的愛,數不清的感動。然而,有哪一種愛能超越我平凡而又普通的農民父親默默給我付出的愛呢?在以後,不管我的人生坐標有多高,我想都不會高出那份沉甸甸而又默默無言的父愛。

編輯:李建軍


下一條
2019-07-05
高婷散文《夏夜情懷》